百盈PK10

                                                            来源:百盈PK10
                                                            发稿时间:2020-05-25 23:34:55

                                                            知道有风险,所以大家都会格外小心

                                                            Will给记者算了一笔帐:考跳伞证的费用在3000美金左右,每次跳伞的价格在25到30美金之间,要达到学习翼装要求的200次跳伞经验,需要不到6000美金。除此之外还有装备的费用,一套全新的高空跳伞装备在8000美金左右,但一般4000美金都可以买到很不错的二手装备了。翼装的装备1500美金左右,每一天训练的价格在350美金,一般的学员经过一天或者两天的学习就可以独立飞行了。

                                                            近日,在天门山所发生的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坠亡事件,让外界对翼装飞行这项小众而又“极度危险”的运动充满了猜测与疑问:这项运动是否是在拿生命开玩笑?玩翼装要花费上百万人民币?这项运动是否有存在的意义?

                                                            “至于跳出预计场地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因为高空跳伞大部分会在空旷的地方,所以只要开伞了,出事的概率很低。”Will继续说道,自己从来没有发生过撞击,但是经历过,“有一次多人翼装飞行的时候曾发生过撞击,当时那个人还被撞晕了,但他的备伞有自动开伞装置,到达规定高度就自己开伞了,虽然撞击也受了伤,但还是捡回了一条命。”

                                                            “很多人提到翼装飞行,总是会提到生死之类的问题。”Will对此不以为然,“首先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爱的运动上死去,我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对我来说,我只想好好活着,所以我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次飞行,让我可以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运动。”21日晚,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议程公布,会议将审议《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决定(草案)》(下文简称《决定》)议案。当晚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张业遂表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治理体系,是完全必要的。有香港媒体分析,人大常委会可能会订立“港区国安法”,并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作为一条在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环球时报》当日采访多位港区人大代表、立法会议员及学者,他们认为,建立和健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势在必行,此举显示了中央处理香港事务的果决和担当。

                                                            “香港特区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当然也有权从国家层面推动健全香港特区的国家安全法律制度。”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根据《基本法》第18条规定,只有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国性法律才可以在香港实施。因此,为符合“一国两制”,“港版国安法”和《国家安全法》内容肯定不会完全一致,覆盖范围也会有所调整。

                                                            “我们在地上活了这么多年,很多人都会有飞翔的梦想,而我觉得翼装飞行实现了我的梦想。”Will继续说道,“每次跳出机舱的那一刻起,我就忘记了一切烦恼,完全享受在翼装飞行的过程中。”

                                                            港区人大代表、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洪为民认为,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当务之急,但这也需要大量的对大众的说服、宣传和教育工作,法律条文的措辞也要写的非常完善,“2003年开始,‘23条立法’就开始被污名化了,所以任何时候在香港推进维护国家安全的举措都一定会受到一些人反对。如果要等到一个时机,所有人不反对了再做并不现实。反过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更好的去做教育和立法本身的准备工作。”

                                                            对于儿子玩这么“危险”的运动,Will的父母当时也是极力反对的,“我跟他们讲解了很多关于跳伞和翼装的正确知识之后,他们并没有那么反对了,只是反复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安全。最近天门山的事情他们也关注到了,就一直把他们看到的各种新闻发给我看,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就是让我多注意安全。”

                                                            21日下午,多家香港媒体已经在进行相关分析,与此同时,一些乱港分子则在煽风点火,扬言要“遍地开花”,企图再次鼓动暴力。对于中央的该决定可能引发的震动,刘兆佳指出,“港版国安法”的通过势必将在港内激起部分激烈的反弹,但另一方面,中央借此展现出的决心和意志也会改变一部分反对派的心理预期,未必不利于香港局面的扭转。“此前,一部人始终抱有幻想,认为中央政府害怕香港民意反弹和美国制裁,不会采取更果决的手段,因此他们无需付出很大代价就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刘兆佳表示,此次中央出手后,他们需要重新衡量一下,到底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来达到目的。